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20年紅利見(jiàn)頂 大收割時(shí)代到來(lái)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6-10-24



 

當馬云在云棲大會(huì )借Beyond經(jīng)典一展歌喉時(shí),粉絲高喊“爸爸我愛(ài)你”的癡迷癲狂令人震驚。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20年造就了植根于潛意識深處的認同和狂熱。

它所帶來(lái)的自我心理暗示,就像《華爾街之狼》中小李子的自嗨:要表現得像一個(gè)現成的高富帥,你就會(huì )變成真的高富帥;要表現得你有無(wú)敵的信心,這樣人們自然會(huì )對你有信心;要表現得你有無(wú)與倫比的經(jīng)驗,這樣人們才會(huì )聽(tīng)信你的意見(jiàn);要表現得像是已經(jīng)取得巨大成功的人,這樣你最終會(huì )和我一樣取得成功。

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為什么總能擊敗美國老師?

梅姐救不活的雅虎沒(méi)落了,但它在中國投資的公司成功了;eBay做死了易趣中國,亞馬遜與樂(lè )視傳出緋聞,而阿里和京東都成功了;攜程吞并Expedia的中國據點(diǎn)藝龍;Uber燒了10億美元后把中國業(yè)務(wù)交給了滴滴;再加上把谷歌逼到香港的百度,頂住Facebook和Twitter的微博、微信,以及把YouTube拒之門(mén)外的優(yōu)酷、愛(ài)奇藝們,讓Symantec和McAfee難受的360免費殺毒……

總之,不管出于什么原因,使了什么手段,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手下的美國敗將已然不少。這是事實(shí)!

但勝利的理由未必值得興奮!

你可以說(shuō)中國市場(chǎng)足夠大,足夠特殊,足以發(fā)揮互聯(lián)網(wǎng)產(chǎn)業(yè)的價(jià)值轉移優(yōu)勢,但真正的因素無(wú)非是中國公司更大膽、更敢于違背經(jīng)濟規律做事而已。

從支付寶開(kāi)始,中國公司一窩蜂做支付,拿到支付甚至征信牌照的公司不在少數,中國網(wǎng)民需要這么多支付工具?

最初,支付只是電商平臺的一種壁壘保障。以支付寶為例,它與銀行的交易成本是固定的,但為了迅速撬動(dòng)需求,費率一直是隨競爭動(dòng)態(tài)調整,B端隨著(zhù)淘寶和天貓站穩腳跟,費率企穩在6‰的水平,C端逐漸收緊,直到最近終結免費提現。

時(shí)至今日,躺在用戶(hù)慣性上的螞蟻金服就有了轉嫁成本的能力,而它捆綁了賬戶(hù)體系的沉淀資金卻留存下來(lái),為后來(lái)的衍生金融場(chǎng)景做好了鋪墊,甚至可以拿銀行祭旗了。

相比之下,美國公司做支付,就只是做工具,較少觸及合作方和友商的利益。

比如Apple Pay不做賬戶(hù)體系,不沉淀資金,不做資金清算,只專(zhuān)注便利性整合,不燒錢(qián),不秀情懷,這份淡定在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支付公司眼中不啻傻瓜。

從eBay分拆出來(lái)的Paypal主要依賴(lài)高昂費率生存,既沒(méi)興趣沉淀資金,也不想挑戰銀行;拉卡拉的美國老師Square也僅是提供程序性、功能性的便利,比如銀行按月結算,它是按日結算,而沒(méi)有社區O2O之類(lèi)的雄心壯志。

中國公司為交易流水、想象空間或OTT式的越頂截流而瘋狂,美國公司普遍致力于社會(huì )成本更低的非顛覆式功能創(chuàng )新。

再說(shuō)滴滴,很多人震驚于它的大筆補貼,一是因為Uber在美國都沒(méi)有這種魄力,二是腹誹這是不是可持續的商業(yè)模式。

Uber在美國與Lyft掐得最激烈時(shí),會(huì )不定期調價(jià),比如年初在北美100個(gè)城市降價(jià)10%-45%左右,就是為了抑制Lyft的新一輪融資,但Uber很少用現金補貼司機,只是減少抽成而已,倒是個(gè)別小城市如佛羅里達的Altamonte Springs,唯恐Uber運力離場(chǎng)損害當地經(jīng)濟,愿意倒貼50萬(wàn)美元的補助。

在更高燒的中國市場(chǎng),Uber入鄉隨俗的燒了10億美元后,TK還是把這個(gè)惡性競爭市場(chǎng)還給了滴滴,轉而用控股的方式隱身幕后。

其實(shí),明眼人都知道,擁有全球市場(chǎng)+海外盈利的Uber要比滴滴更有燒錢(qián)的資本,補貼本身既談不上什么技術(shù)含量,賠錢(qián)買(mǎi)量也算不上什么業(yè)績(jì),頂多是一種有所為有所不為的商業(yè)選擇而已。

滴滴吞并優(yōu)步中國后始終沒(méi)有把那些“生而驕傲”的年輕人合并到自己的體系中,自然是很清楚這一點(diǎn)。

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,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只培養兩種創(chuàng )始人:一種是劉邦,另一類(lèi)是項羽。

當年秦始皇出巡,儀從烜赫。

劉邦的反應是:大丈夫當如是也!

項羽則是睥睨和不屑:彼可取而代之!

前者見(jiàn)獵心喜,后者蔑視權威,可說(shuō)是創(chuàng )業(yè)者的精神鼻祖。

所以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燒了多少情懷,就會(huì )收回多少利潤作為補償,它追求的不過(guò)是邊際成本下降后的規模效應,是一統天下后的唯我獨尊,他們變得比自己誓言顛覆的對手更貪婪只是時(shí)間問(wèn)題。

中國公司為什么醉心做智能手機?

Q:因為有基于摩爾定律的延時(shí)放量盈利模式?

A:當然不是,蘋(píng)果和三星利潤超過(guò)全行業(yè)的事實(shí)早就否定了這一點(diǎn)。

Q:因為低價(jià)或免費硬件可以由增值服務(wù)來(lái)回補?

A:迄今為止還沒(méi)有任何一家國內手機廠(chǎng)商完全做到這一點(diǎn)。

Q:因為有機會(huì )在發(fā)布會(huì )上效法喬布斯,表演情懷單口相聲?

A:這個(gè)真有人做到了。前兩天上海就有一場(chǎng)表演。

真實(shí)原因無(wú)非是因為智能手機是可以控制友商和用戶(hù)的移動(dòng)入口,方便夾帶私貨、予取予求而已,所以手機上量之后,馬上要做黃頁(yè),做內容,做支付,做社交,綁定用戶(hù)的衣食住行,喜怒哀樂(lè ),做這些早有替代品的冗余創(chuàng )新當然不全是為了方便。

大多數人只是還無(wú)緣領(lǐng)教“媳婦熬成婆”之后的威風(fēng)罷了。

憑心而論,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門(mén)戶(hù)之私還少嗎?

下載一個(gè)應用就奉送全家桶早就是新常態(tài),殺毒軟件經(jīng)常“無(wú)意”干掉別家的程序,淘寶、天貓的微信轉發(fā)要用口令,阿里舍棄方便的微信不用,非要開(kāi)發(fā)來(lái)往(雖然最后變成了點(diǎn)點(diǎn)蟲(chóng))。

多少封閉假手開(kāi)放之名,多少私欲藏身情懷背后!

中國O2O為什么遍地開(kāi)花?

如今常有懶人經(jīng)濟的痛點(diǎn)被發(fā)掘出來(lái),加以互聯(lián)網(wǎng)改造,升華出嚇人的商業(yè)模式,例如各種數不清的上門(mén)服務(wù),很多創(chuàng )業(yè)者發(fā)現了這些看來(lái)特別不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消費場(chǎng)景。

說(shuō)它們與互聯(lián)網(wǎng)格格不入是因為:

1.全是勞動(dòng)密集型的人力結構,而不是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知識密集型;

2.不講效費比,簡(jiǎn)單粗暴,單純的拼規模,拼補貼;

3.業(yè)態(tài)很苦逼,還要秀科技感和技術(shù)含量;

4.流行傳統服務(wù)業(yè)早上跳操、飯前自勵、晚間反思那一套;

但O2O解決了中國商業(yè)模式的一個(gè)核心問(wèn)題,即業(yè)務(wù)的快速上量。這對以GMV估值的創(chuàng )業(yè)公司特別貼心,所以前仆后繼,長(cháng)盛不衰。

中國真需要這么多上門(mén)服務(wù)嗎?除了某些剛需消費場(chǎng)景,有多少是補貼燒出來(lái)的偽需求,平臺、用戶(hù)、投資人都心知肚明。

如果剝去華麗的外衣,大家都似曾相識,外賣(mài)不過(guò)是架構于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大號麗華快餐,滴滴不過(guò)是超大號的出租車(chē)公司而已。

況且這些公司用小恩小惠積攢起來(lái)的人望其實(shí)相當脆弱,小學(xué)課本里的《曹劌論戰》,魯莊公吹牛說(shuō)自己有恩于民,曹劌直言“小惠未遍,民弗從也。”馬基雅維利也教導我們,“民固因小怨而懷忌,臨大仇則惴惴。”

這點(diǎn)從今年6月交通部新政出臺到10月各地新政落地,短短4個(gè)月之間滴滴因并購優(yōu)步中國所造成的品牌異化,就可見(jiàn)一斑。

從長(cháng)遠看,那些因低價(jià)或免費膨脹起來(lái)的商業(yè)模式正在慢慢耗盡自己的生命力,它們急不可耐的尋求變現是規律使然。

事實(shí)上,克里斯•安德森曾經(jīng)設想的4種免費模式都在瓦解:

1.直接交叉補貼,用一部分免費業(yè)務(wù)來(lái)推動(dòng)另一部分收費服務(wù),這種游戲免費,道具收費的模式也快玩不下去了;

2.三方市場(chǎng),廣告商付費而消費者免費,最典型的就是已然沒(méi)落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廣告;

3.免費加收費,部分用戶(hù)免費而另一部分收費,內容平臺用的比較多,但也在向限免過(guò)渡,即通過(guò)嘗鮮式免費來(lái)引導付費會(huì )員。

4.純免費,即熱心人半公益化的運營(yíng)。射手網(wǎng)和字幕組的命運已經(jīng)很說(shuō)明問(wèn)題了。一如射手網(wǎng)的公告里所說(shuō),“需要我們的時(shí)代結束了”,而字幕組還面臨官司。

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20年紅利已然到頂,隨著(zhù)用戶(hù)薅羊毛時(shí)代的結束和平臺集中度的強化,互聯(lián)網(wǎng)情懷將不可逆轉的進(jìn)入變現時(shí)代。

很多人樂(lè )見(jiàn)的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超越美國,準確的說(shuō)是中國由消費驅動(dòng)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應用場(chǎng)景多于美國,導致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經(jīng)濟比重快速增加。

美國沒(méi)有那么多興旺的O2O,因為人力成本太高,Uber在美國沒(méi)那么多現金補貼,美國也沒(méi)那么普遍的線(xiàn)下掃碼支付場(chǎng)景,因為信用卡文化的發(fā)達程度是中國人無(wú)法想象的。

亞馬遜快遞一周能到就算謝天謝地,而中國電商拼次日達、當日達,京東甚至有3小時(shí)的極速達,相比“笨拙”的美國人,中國用戶(hù)和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都快得根本停不下來(lái)。

谷歌所關(guān)注的那些黑科技,除了每次被拿出來(lái)敬畏一番,或者調侃一下百度,大多數人是不屑于身體力行的,除非有利于資本運作。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更關(guān)心那些與人互動(dòng)的,能夠即時(shí)切入消費場(chǎng)景的新玩意。

所以,直接后果是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經(jīng)濟比重在不斷提高。

按麥肯錫全球研究院的說(shuō)法,2010年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經(jīng)濟的GDP比重只有3.3%,2013年達到4.4%,接近美國的6%。

而按清華大學(xué)、上海社科院、新加坡國立大學(xué)等多家機構聯(lián)合出具的《G20國家互聯(lián)網(wǎng)發(fā)展研究報告》,2015年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經(jīng)濟的GDP比重已達到6.9%,領(lǐng)先G20國家5.5%的平均水準。

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的本土繁榮也掩蓋了一個(gè)真相。

阿里在全球電商交易額中達到26.6%是很振奮人心的,但除了亞馬遜等頂級公司之外,其他45.2%的份額大多掌握在美國公司手中,其中90%是B2B模式,而不是淘寶傳承eBay的C2C模式。按個(gè)體而論,阿里鶴立雞群,按國別而論,美國是占絕對優(yōu)勢的?;蛘邠Q個(gè)說(shuō)法,美國電商產(chǎn)業(yè)的格局比中國更有活力,更健康。

此外中國與美國公司的市值差距在擴大而不是縮小,從2014年的2倍拉大到2016年的3.4倍差距。

僅從互聯(lián)網(wǎng)普及率上看,中國目前52.2%的普及率在G20國家中仍屬中下游水平,但增量空間主要是四五線(xiàn)城市和農村,一二線(xiàn)城市的紅利已經(jīng)基本透支。

所以有人又做恕詞,以為互聯(lián)網(wǎng)不會(huì )產(chǎn)生壟斷,仍有很多機會(huì ),就像當年新浪搜狐如泰山北斗時(shí)沒(méi)人想到會(huì )有BAT一樣。但事實(shí)是最近幾年顛覆創(chuàng )新已經(jīng)非常少見(jiàn),多的只是臉萌、足記這種應用層面的流星,偶有高估值的巨無(wú)霸如滴滴,其實(shí)也在BAT的卵翼之下。

真的沒(méi)有什么力量能夠阻止情懷逝去之后的紅利收割了。

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財富觀(guān)其實(shí)就是兩種道路:

要么習微信、支付寶、滴滴之故伎,當規模效應不再需要免費或補貼等口號做背書(shū)時(shí),就堅定的躺著(zhù)賺錢(qián);要么走直播、分答式的道路,鼓勵甚至煽動(dòng)參與者從暴紅的流量中玩命變現,大家懷著(zhù)不知哪天“天上就不掉餡餅”的危機感,實(shí)踐著(zhù)法王路易十五的名言,“在我死后,哪管洪水滔天。”

總之,當豬身上不產(chǎn)羊毛時(shí),一切還是那句市井名言,全是套路。

返回